【圖文包】污名化對抗疫帶來的危害性

污名化對抗疫帶來的危害性

自2019年年未新冠型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各地人民的生活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而隨著疫情的擴散,人類對於新冠肺炎的認識亦在逐步加深,各地針對疫情出現不同的見解和言論;需要認識到病毒的傳播是不分種族、不分人群、不分國界的;瞭解病毒的結構特徵、傳播途徑、乃至研發特效藥或疫苗都需時日久。當疫情發生的時候,等待疫情爆發區獨自處理疫情,堵截一切病原,顯然不現實。對抗疫情,需要全人類精誠團結,共同戰「疫」。

 

污名化防疫不力轉移視線

現時部份國家鼓吹污名化,以「中國病毒」稱呼病毒,打造病毒發源於中國,甚至,更污衊中國沒有向他們及時通報,以上行為阻礙世界合作。污名化不僅無助於防控疫情,更會對未來造成難以預估的傷害,例如製造了對亞裔的歧視,損人而不利己。

可以觀察到現時鼓吹污名化的國家或地區,其自身防疫工作不如人意,甚至是差。如美國在疫情伊始並不重視,早在1月3日中國就向美國發出新冠疫情第一份正式通知;18日美衛生部長Alex Azar向特朗普匯報了新冠疫情情況,但未有被理會;29日Alex Azar再次警告可能會大爆發,特朗普斥之為危言聳聽;至3月18日,美國確診人數破萬,特朗普在記者會上將改手稿稱「中國病毒」;現時,又鼓吹中方未有及時通報疫情,而需作出賠償。從美國一系列防疫操作上,不難判斷未有重視疫情,在防控失效後轉而用政治化,污名化去轉移人民的視線。從結果而言,從3月18日確診人數破萬至今,美國確診人數已突破80萬,死亡人數接近5萬,無論用什麼藉口都無法掩蓋美國防疫措施失敗的事實。

 

世衛疾病命名的原則

多年來,人們經常會將病毒性疾病與疫情首先爆發的地區、地點或區域關聯在一起,比如中東呼吸綜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或寨卡病毒,以烏幹達的一片森林命名。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和糧農組織(FAO)共同商議發佈指引,要求停止這種做法,以減少污名化和惡劣影響,或對所涉區域或當地民眾的恐懼或憤怒之情。規定出台前世界各地亦有針對污名化作處理,如在北美率先爆發並流行的新型甲狀流感HIN1,為避免對地區及族群的污名化「北美流感」、「豬流感」等名稱則不被使用。又如艾滋病最初簡稱GRID(Gay-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但該名稱標籤化男同性戀者,亦與病理無關,故改稱AIDS。

 

污名化中國是否真的對疫情有幫助?

從防控疫情的角度而言,污名化十分不利於人類共同抵抗病毒。武漢作為疫情最早爆發,以及受控的地區;其防控疫情的經驗和措施有值得借鑒的地方。在特效藥以及疫苗的研發上,中國掌握大量的病理數據,亦投入了巨大的資源,在進度上取得一定成效。污名化勢必會阻礙防疫經驗的傳授,更會阻礙科研層面的交流合作,延緩救助和特效藥物的研發,對全球的防疫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

 

污名化阻礙療物資進入各地診所和醫院

3月1日到4月4日僅僅一個月間,中國在滿足國內需求之餘,已經出口要包括口罩約38.6億個;防護服3752萬件;紅外測溫儀241萬件;呼吸機1.6萬台;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284萬盒,護目鏡841萬副(中國海關檢放數據)。2019年中國口罩等醫用物品的出口量占全球五成。污名化中國是輕易的,但污名化卻造成了中國製造的口罩進入各地診所和醫院,變得更為複雜和困難,最後阻礙防疫工作,造成人命財產損失。

 

結語

污名化的背後是:發源地原罪論,是對疫區人民所受災難的漠視,對他們付出的無視。其後跟隨的可能是對人種的污名化和仇視,能夠忘記二戰時期猶太人的原罪論嗎?操弄疫情污名化的目的,亦是顯然易見的,轉嫁因防疫不力或不及時而造成的國內矛盾和輿論壓力;為人民幻想一個假想敵,作為憤怒或悲痛的宣洩口。可能這種操弄可以暫時壓抑國內的矛盾,但疫情終歸要面對和解決,短時得益未來必定付上更多。

污名化的出現證明許多地區對傳染病的認識仍然停留在往日,或故意停留在往日;未認識到病毒傳播的全球性、突然性和持續性。在防疫工作上阻礙合作,故意抹黑,貶低科學,勢必會付上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