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性犯罪關注組】N號房-誰都不應成為加害者

N號房-誰都不應成為加害者

 

  • 網路時代以來最臭名昭著的“房間”

「韓國N號房」事件因為其對女性的迫害,對現代文明社會秩序和底線的踐踏,還有對人倫的滅絕,而震驚整個世界,成為輿論的焦點。「韓國N號房」概括而言是一場集體的惡性性犯罪事件,共犯26萬名,犯案場地Telegram聊天室,持續時間兩年!!以下為大家梳理整個事件:

 

基本資訊

房:韓國將社交軟件中的聊天群稱之為「房」,對應的每間房中都有一個「房主」。N號房:因為涉及惡性集體性犯罪事件的房間有很多,所以N號房是其統稱。

 

案情經過

「N號房」案件涉及的房主(營運者)有三個,分別為godgod、Watchman、博士。2018年12月Godgod為第一代營運者,在telegram上創建了8個涉案的房間,並開始散播違法色情內容,線上性剝削女性並逐步奴化受害者;其後godgod於2019年2月消失,Watchman接手成為第二代營運者,將性剝削女性發展至線下;2019年9月Watchman消失,博士接手,並開設3個新的「付費聊天房間」,產業化地迫害女性,會員規模迅速擴大,手段更令人發指。(博士開設的房間又稱「博士房」,「N號房」的統稱已將博士開設的房間涵蓋)。

 

案情揭發

2019年11月《韓民族日報》記者臥底相關telegram房間,收集證據,隨後獨家揭發「N號房」性剝削女性的罪行,在韓國社會引起巨大震蕩,百餘萬韓國民眾要求嚴肅處理。

現時,第二代營運者Watchman於2019年10月因在公共廁所非法拍攝女性視頻被拘留起訴,後被揭發參與營運「N號房」;第三代營運者博士已於2020年3月19日被捕;第一代營運者godgod仍逍遙法外。

 

被害者如何被誘騙?

主要方式為以下兩種方式:

1:從社交網站上(如Twitter)上誘脅迫而來。加害者在社交網站上尋找「獵物」,然後冒充網絡警員發送釣魚鏈接,當受害者點擊鏈接,毫無防備地填寫更多個人資訊後(或者直接通過鏈接竊取)。加害者會以此為把柄步步脅迫受害者,拍下更裸露的照片或視頻,成為新的脅迫工具。

2:以「高薪兼職模特兒」作招攬,初期只要求受害者拍一些正常的照片,然後逐步提出過分要求,繼而脅迫受害者拍攝裸照或視頻。受害者每次上交的照片都成為新的威脅工具。

 

「N號房」的營運

以「博士房」為例,博士首先開始提供預覽視頻的房間,藉此吸引用戶觀看,如想觀看更多則需要付費註冊成為會員。成為會員後則可觀看性虐待視頻,而又將性虐待程度的不同將房間劃分為3個登記。分別為:入場費25萬韓圜的「Hard房」(分享兇殺色情類視頻)、入場費60萬韓圜的「高級後援者房」(定時發放質量「更高」的視頻)、最後一個是入場費150萬韓圜的「最上位等級房」(能實時操控受害者,進行性脅迫)。每高一級的房間都意味著受害者遭性迫害的程度更深。

 

受害者的遭遇

N號房中的受害者遭受各種的性剝削。

線上受害者被脅迫提供裸照或淫穢視頻,加害者甚至會實時操控受害者,要求其作出各種動作,並在房間中直播。

受害者在線下受到性剝削更令人髮指,受害者會被威脅在身體上刻上「奴隸」字眼、受指定的人強姦等…(太過殘忍黑暗,難以再列舉)

 

涉事相關方

受害者:「韓國N號房」事件曝光至今,僅「博士房」暫時被確認的受害者就高達76人,其中更有16名未成年人,最年輕的受害者僅11歲。而「博士房」只是韓國集體性剝削事件上其中的一間聊天室,其他聊天室的受害者人數仍在統計中。

三大營運者:為godgod、Watchman、博士。(現時韓國警方的調查範圍仍集中在「N號房」,其他因「N號房」而跟隨衍生出的聊天室尚未調查)

共害者:據統計韓國有多達26萬人進入過涉案的「N號房」,該數字未包含其他因「N號房」而衍生的聊天室人數。進入聊天室的都曾參與集體脅迫,甚至付費性剝削受害者。(如將共用帳號,視頻二次傳播納入統計,實際參與的人數可能更多。)

 

後續餘波

「韓國N號房」事件震驚整個韓國乃至東亞社會,韓國網民發起網上請願要求公開疑犯及會員資料,至今請願數字已超過225萬人,當中不乏知名韓星。如何保障女性及弱勢群體,如何規管網絡再次成為焦點。現時韓國警方已應民眾要求公開第三代營運者「博士」趙正彬的相片及個人資料,至於後續是否公開26萬會員資料,韓國社會仍在爭論中。

 

  • 我們可以怎樣做得更好?  

逐步了解「韓國N號房」事件,受到震撼之餘,亦不禁讓人思考,應該如何保護社會中的弱勢群體。因為社會中真的有人渣,因為人性之惡在推波助瀾下能無限擴大。值得慶幸,澳門社會遠比韓國開明。對弱勢和女性的保護亦比韓國好,但是否已經足夠?澳門會不會也出現N號房?其實我們需要做得更好。

 

1: 你的個人資料很重要

參考「N號房」事件的教訓,可以發現加害者十分輕易便能獲取受害者的資訊;根據「博士」的口供,平均每個星期都能「狩獵」至少兩名受害者。採取的方式也十分簡單,如假冒政府官員、高薪招聘兼職等。一旦資料被騙取則以此來威脅受害者,繼而進行性迫害。韓國女性不少因此被騙取資料,落入「N號房」深淵。

現時很多網絡平台或社交軟件都需要我們提供個人資料,對此要提高警惕,正確識別網絡資訊,更要注重個人資訊的保護。此外,對於高薪輕鬆的兼職招聘,更要保持警惕,畢竟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2:面對脅迫時妥協亦或求助?

人在受到脅迫時,因為缺乏判斷力或自我保護能力,往往會選擇向加害者妥協。但是韓國受害者的經歷,告訴我們向加害者妥協根本不可能換取安寧,加害者反而會因此繼續加深脅迫和剝削的程度。

所以受到脅迫時不應對獨自面對,更不能與加害者妥協,保留證據,及時報案或尋求他人協助,才是保護自己的可取辦法。

 

3:別讓冷漠成為惡的幫兇

「N號房」事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有26萬付費會員參與其中,當中並無一人報案或勸籲。正是他們的冷漠及參與助長了罪惡的發生,讓「N號房」成為性迫害女性,踐踏法律底線,和扭曲人性的地獄。

所以即使作為一個完全並無關聯的陌路人,在面對網絡犯罪時我們都應做到不參與、不點閱、不評論、不轉載、並提出檢舉,不要讓冷漠成為惡的幫兇。

 

4:政府承擔責任,合理規管網絡

網絡以及網絡社交平台為人帶來便利的同時,亦產生很多的問題。韓國「N號房」事件正是當中最惡劣的例子。「N號房」利用Telegram即時銷毀的功能以及缺乏監管的特性逃避法網,隱藏罪行。讓原本便利人的聊天群,成為迫害韓國女性的地獄。網絡世界並不是法外之地,難以操作或言論自由都不能成為逃避規管或違法的藉口。澳門需要合理規管網絡,不能讓網絡成為犯罪的溫床。

 

誰都不應成為加害者

「如果世上有地獄,那一定是這裡」-韓國N號房

這件事讓我們驚詫人性是如此的扭曲。

難道真是地獄空蕩蕩,惡魔滿人間?

其實,惡與欲望之外,我們還有善與良知。

知道「韓國N號房」的你還在冷漠嗎?

別讓冷漠,令你我成為加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