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預防性犯罪關注組接受採訪

一班關心澳門性犯罪、性騷擾事件嘅化地瑪同學,採訪學聯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就相關議題開展討論交流。黎睇睇佢哋講咗啲咩喇!!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召集人-阮舒淇:

2020年,針對學生甚至兒童的性犯罪案件比2019年上升了一倍,問題不容忽視!我們認為法律阻嚇力不足,是性犯罪案件屢見不鮮的重要原因,學聯呼籲將涉及未成年人的性犯罪定性為公罪,釐清起訴的模糊空間,提高阻嚇力。另外,我們為鼓勵受害者勇於報案,建議引入“供未來備忘用的聲明”機制,減免被害人重複上庭作證,避免二次傷害。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副召集人-何天浩:

現時警方在偵訊,雖然有手段保護被害者的隱私及心理,但我們仍希望將保護被害人隱私及免受二次傷害的機制,構建的更好;建議參考《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在處理性犯罪案件時,採用“供未來備忘用的聲明”,通過法律更好地保護受害者的隱私及心理。

化地瑪同學採訪後表示:

學校提供的性教育充足,會定期邀請司警局等機構進行入校講座,亦有利用壁報宣傳性知識;不過建議提供更多法律層面的資訊,讓同學知道有那些機制保護自己。另外,同學亦表達,如受害者報案求助,擔憂會將事件擴大,受害經過可能被他人知悉,所以認同學聯倡議引入“供未來備忘用的聲明”機制,保護受害者隱私的同時,相信會令受害人更敢於報案求助。

 

想了解更多採訪詳情?

 

1.近日澳門發生且報導了不少有關於性騷擾或性侵事件,你認為是甚麼因素加劇了這些現象?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成員-何天浩:

近日來澳門的確發生不少性騷擾或性侵犯事件,雖然性侵事件在疫情開始後出現多發的情況,但疫情前相關的事件亦不少,且現時並未有實質數據或調查能夠反映近日性騷擾及性侵犯事件增多與疫情有直接的關係,所以我們認為案件增多的原因仍是由於法律的阻嚇力度不足。就現時情況,有關未成年受性侵犯仍然停留在「半公罪」, 即如十二歲或以上的受害人或其監護人不提出告訴,檢察院就難主動就案件進行司法訴訟,某程度上令到一些不法之徒有機可乘。就近年數據,澳門很多性侵案件大多都是熟人甚至係近親所為,學聯認為這與告訴權存在很大酌情模糊空間有關。故此一直建議將涉及未成年人的性犯罪定性為「公罪」,做到違法必究,在社會上形成阻嚇力。另外,學聯認為市民意識提高,更敢於報案,都是案件數字上升的原因之一,案情的曝光能警惕社會,繼續做好相關工作,完善對受害者嘅支援。

2.遇到性騷擾時,我們應持甚麼態度面對或保持甚麼心態?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召集人-阮舒淇:

每當類似事件發生時,學聯都感的憤怒和痛心。但為降低不幸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同學亦要做足預防措施。如萬一不幸,真的遇到性騷擾甚至是性侵害時,一定要保持冷靜,盡快前往安全地方,尋求庇護,然後向信任的人求助,盡可能保證自己安全。倘若不幸受到侵害,要清晰認知到身體的自主權是屬於自己,無論何時,都不應將受害,歸咎於成自己的責任、或不幸。需要被要追究追責的,永遠是犯案的歹徒。所以遇到事件時要保持冷靜,盡可能逃到安全地方,確保自身安全;如萬一不幸受到侵害,一定要勇敢求助,勇敢報案。

3.想知悉你們用甚麼的方法、途徑去推廣有關於防止性犯罪?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召集人-阮舒淇:

學聯一直呼籲循通過完善法律,增加刑罰的阻嚇力,以預防性犯罪事件發生。再輔以宣傳教育,讓未成人認識身體自主權,提高自我保護能力。在政策方面,學聯認為澳門現時的相關法律對性犯罪事件阻嚇力不足,在就是否起訴犯案者上,仍有模糊妥協的空間;不法之徒,特別是熟人或親人長輩犯案時,可以利用 “家醜不外揚”等的心理,與受害人的監護人達成妥協(未滿十六歲的未成年人其起訴權,由監護人代為行使),免受刑罰。故此學聯建議將涉及未成年人的性犯罪都定性為公罪,提高阻嚇力。此外,在保護受害人隱私和免受二次傷害上,學聯都建議繼續去完善機制。《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有讓被侵害的未成年人透過“供未來備忘用的聲明”機制,讓法庭在偵查及預審期間對被害人作出詢問,以便取得該證言用作日後審判之用,而被害人從此不需要就此事再上法庭,重複作證。從而保障受害人隱私,和避免因重複回憶案情,而造成的二次傷害。

4.在澳門遭受性騒擾的男女比例以及年齡層?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召集人-阮舒淇:

就司警方面披露的案情,可以觀察到社會上不論男女均有人受害,因為保護受害人隱私的需要,及有關案情可能仍在偵訊,所以警方未有披露受害者的男女比例。但值得留意的是,在去年,針對學生甚至兒童的性犯罪案件呈直線上升的趨勢(由2019年的12宗激增至24宗,升一倍),反映澳門的預防性犯罪工作仍然有好大的改善空間,警示我們要繼續做好相關工作,這也是學聯重視預防性犯罪工作,持續向政府提出改善述求的原因。

5.遇到受害者因難以啟齒的原因而因此選擇不報案,應如何勸導?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召集人-阮舒淇:

華人社會對性相關話題比較保守,當然不乏受害者自覺難以啟齒而選擇不報案,但剛才都有介紹過,遇到不幸事件並不是受害者的責任,勇敢求助和報案才能避免更大的傷害。可試想,如果今日因懼怕而不敢報案,極可能助漲歹徒氣焰,明日就會出現第二個受害者,無論是為自己或他人都應勇敢報案。而社會要做的就是盡可能保護被害人,所以學聯希望完善剛剛提及的隱私保障制度、盡量避免對受害者的二次傷害,從而令受害者能更敢於求助報案。做到犯案必定追究,在社會上形成對性犯罪零容忍的共識,這亦需要受害者勇敢踏出求助的第一步。讓受害者更敢於報案求助,建議要從認識身體自主權方面着手,通過教育讓同事認識身體自主權是甚麼,知道自己有權say no及如何保護自己,明白到萬一受到侵害,並不是個人的責任或不幸。另外,要引入“供未來備忘用的聲明”機制,用制度去保障受害者隱私,和減免多次上庭作證,讓受害人更敢於報案。

6.現今,澳門有甚麼機制去保護受害者權益?

預防性犯罪關注組成員-何天浩:

無論何時未成年人,都屬於弱勢群體,需要依靠法律和社會力量的保護,為他們構建起保護墻。現時澳門主要是通過法律手段,保障受害者權益,針對各種性犯罪的追責處罰在《刑法典》中都有納入,按照行為不同的嚴重程度,可以對違法者判處至少1年,最多12年不等的刑期以及不同程度的罰金。另外,相關部門亦都有機制保護受害人,免受二次傷害,相關措施包括:安排受過培訓的女性刑事偵查員對女受害人進行調查,減輕女受害人的心理負擔、若有需要進行校園調查,則會透過少年關注組直接與學校聯絡,避免造成老師和同學不必要的恐慌或誤會。當然上述機制都主要反映在偵訊手段上,盡可能地照顧受害者心理,降低心理再次受到傷害的可能性。學聯進一步提出要透過完善法律機制,以降低受害者在後續偵訊聆訊過程中再次受到傷害的可能性。而減免多次筆錄作供,和上庭指證,需要相關法律條文的支撐;《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中的讓被侵害的未成年人透過“供未來備忘用的聲明”正是相關法律支撐,該機制能讓受害人,減免日後多次上庭作證,更好的保護他們的隱私和心理。